您现在的位置:?台海网 >> 新闻中心 >> 军事 >> 军事历史  >> 正文

沉寂六十七年的战绩揭秘 38军曾击毙美军上校

www.mehiron.net 来源: 环球网 用手持设备访问
二维码

  沉寂六十七年的战绩揭秘

  38军在龙源里击毙美军上校

  作者:徐鲁海 (原创)

  击毙美军上校,是1950年11月29日,抗美援朝第二次战役中,我志愿军第38军337团在西线龙源里阻击战的重大战果。

  二次战役中,东线的志愿军27军也在新兴里击毙了美31团上校团长麦克莱恩。原27集团军编史办主任张克勤同志说:“麦克莱恩上校不是在战斗中被当场击毙的,而是在他负伤后被送到东京美国陆军医院,4天后抢救无效死亡的。”337团击毙的这名美军上校,是志愿军在朝鲜战场上唯一在战斗中当场击毙的美军军衔最高的指挥官。

  我父亲徐炜将军在龙源里阻击战中任337团政委。为了传承红色基因,宣传革命老前辈的英雄事迹,在写他的传记时,我曾就这个问题采访过时任337团6连指导员的祝再馨同志(曾任114师副师长),他回忆了那场战斗经过:

  抗美援朝二次战役开始后,337团配合兄弟部队打下德川,又一夜行军145里到达三所里后,第二天深夜奉命急行军,于次日凌晨先敌占领龙源里,堵住了数万名南逃北援之敌。

  为打开南逃的退路。11月29日上午,敌在向我坚守葛岘岭高地的1营阵地攻击受挫后,北援的美军经侦察发现,龙源里村北主路三叉路口向右拐,与南下顺川主路相通,沿着此道路攻击,即可从侧后攻击我1营葛岘岭阵地,亦可与南逃的美军会合。在呼唤空中支援后,美军在一名上校的指挥下,在飞机和炮兵、坦克的掩护下,立即沿这条路向我2营先遣分队坚守的143高地发起攻击。

  此时,在葛岘岭高地团指挥所的徐炜正用望远镜观察着战场动态。险报接踵而来:“2营先遣分队的前沿阵地失守,敌正攻击143高地,敌占领1营阵地道路对面的小山包,主阵地受威胁。”徐炜十分焦急,此时337团阵地南北之敌相距不足800米,而2营主力未到,仅有的预备队2连也已进入北面的警戒阵地与敌相撞,徐炜手中已无兵可用。如果敌攻破143高地,1营阵地就很难守住。他决定抽调警卫团指的兵力,让警通连副连长周秉修(曾任38军后勤部副部长)带2个排做好支援143高地的准备。

  紧急时刻,参谋卢洪亮(曾任113师副参谋长)报告,“2营主力赶到了!“命令迅速展开”。徐炜指着143等几个高地说,“让他们立即抢占有利地形,侧击敌人,把三叉路口卡死。6连配属营机枪连,在143高地组织反击,夺回高地前沿阵地。”

  143高地在三叉路口东侧,与葛岘岭高地隔路南北相望,控制着南下顺川乡村主路的出口。6连在连长稽月才、指导员祝再馨的指挥下,勇猛地插至敌侧后,快速设置了反坦克和机枪阵地,从高地居高临下发起反击,敌先头坦克被击毁,正面遭突然攻击,侧后遭火力打击,进攻之敌迅速崩溃,扔下尸体和装备,向龙源里以南溃逃。此次反击,炸毁敌坦克1辆,消灭美军步兵30余人,击毙美军上校一名。

  这名上校可能就是让美38团坦克手梅斯驾驶坦克返回去的那个美骑1师团长。(《最寒冷的冬天,美国人眼中的朝鲜战争》第423页)

  祝再馨回忆时说:“我连战士追击美军冲到山下公路时,发现被打死的敌军官是一名美军上校,因战斗结束时,几架“油挑子”(美F-84战斗轰炸机)飞来扫射轰炸,部队为安全,迅速撤回阵地隐蔽,未能及时打扫战场,后来再打扫战场时,没见到尸体(已被美军抢走)。因此,团里没有作为战果上报。”

  听了老首长的讲述,我心中十分感慨,志愿军先辈在朝鲜战场上,以极其落后的武器,在极其艰苦的环境,与装备现代化武器的敌人作战,所取得的每一个战果、每一次胜利,都是那么极其的珍贵。尤其是击毙美军上校这个重大战果,如果当时公开披露、大力宣传,对于激励士气、打击敌人的作用将难以估量。但是,志愿军先辈严谨求实的对待战果,对未经严格核实的战果坚决不上报。革命老前辈这种实事求是的精神和作风让人景怀!我军为什么发展壮大,从胜利走向胜利,就是坚持一切从实际出发,实事求是的抓建设、打胜仗。这是我军的红色基因和传家宝,是我军克敌制胜的强大精神力量。如果我们今天能够核实当年志愿军这个重大战果,不但能更好地宣传英雄的事迹,传承光荣的传统,也是对当年浴血奋战的志愿军烈士和革命老前辈最好的纪念和缅怀。

  为了做好这件有意义的事,我采访了几十名当年参加战斗的老同志,他们都很支持我这个想法,认真地回忆了当年战斗的情况。时任团作战参谋的张浩畔同志(曾任113师副师长)分析说:143高地在1营阵地左前侧,敌攻破这个高地,就可绕到1营阵地后侧发起攻击。如果1营阵地失守,南逃北援之敌就能会合,龙源里这道闸门就会打开。因此,143高地是双方的争夺点,美军高级军官到现场指挥也是有可能的。而且美军有制空权和重型火炮,2营主力虽有重机枪和迫击炮,但他们当时在三所里支援338团打反击后正急行军往这边赶,还没到达,而坚守143高地的分队只有步枪、刺刀和手榴弹,杀伤范围有限,因此,美军官在他认为的安全距离内没做任何防护,就直接在公路上的吉普车指挥。

  老同志的分析,说明击毙美军上校是符合当时战场实际的,他们当年也听说过击毙美军上校的这件事,但都没亲眼见到。所以,虽然老同志讲的情况比较客观,但都不能证实这个战果。我又查阅有关史料,也没找到这方面的内容。我体会到核实这个战果的难度,当年在战场上都很难做到,几十年后再想核实就更难了。

  就在我对此一筹莫展时,一个偶然的机会,使事情发生了转机。

  那是我在寻找张成福烈士的照片时(见2015年12月3日解放军报),找到老战友朱冬民。他1976年曾任6连1排长,那年听老指导员祝再馨讲传统后,他就非常想把这个重大战果搞清楚。近年来,中央关于要发掘好运用好部队的红色资源,传承红色基因的重要指示,更坚定了这名对革命先烈无比崇敬,对人民军队无比热爱的老兵的信心。

  朱冬民有个想法,也是我军长期作战实践所证明的:就是敌方提供的证据也可以证实我军的战果,而且更有说服力。如抗战时,我八路军击毙日军阿部规秀中将,虽然日军马上运走了尸体,但以后日本报纸公布了消息,这个重大战果就得到证实。因此,朱冬民利用转业到北京外国语大学工作的便利条件,查阅了很多外国的书籍和资料。那天我找到他时,他告诉我两个信息:

  一是被美国人称为最冷静、最客观、最犀利的美国历史学家和新闻记者,两度普利策奖得主哈伯斯塔姆在《最寒冷的冬天,美国人眼中的朝鲜战争》一书中写道,美38团坦克手梅斯回忆说,11月29日上午,在葛岘岭山口以南,有一名美军上校(美骑1师团长)过来让他驾驶坦克返回去(向志愿军进攻)。梅斯的回忆证明:确有一名美军上校在山口以南指挥,以必要安全的距离判断,其位置应在龙源里村附近的开阔地,而该地距143高地南侧不远。但此书没披露这名上校后来的行踪。

  二是日本陆战史研究普及会出版的《朝鲜战争》一书中,也讲了美军在龙源里遭到志愿军的沉重打击,伤亡惨重,虽没点明美军上校阵亡,因为日本宣传要看美国的眼色,但也谈到战斗中,美军“师参谋长以下(指挥官)从此以后不知道消息。”在朝鲜战争中,美军中有很多日本情报官和翻译及日裔美国军人,因此日本人掌握史料的还是比较准确的。

  这两个方面的信息虽有一定参考价值,且大部分内容与老同志的回忆相吻合,有的如敌方行动还更详细,但都是间接的,当事人都没有亲眼见到这名被击毙的美军上校尸体,因此也不能作为证据来证实。纪实文学不是小说,不能虚构,必须要有事实为依据。更何况这是志愿军重大战果公开披露,必须象老前辈那样严谨求实,在没有证据证实之前,不能做结论。所以我只是将美国人和日本人有关龙源里战斗中美军的行动和对我军的评价等有关内容写到《磨砺——徐炜将军的战斗历程》(以下简称《磨砺》)书中,以此来证明我军的英勇顽强和战斗胜利,但击毙美军上校的内容还是没有写到这本书中。

上一页 1 2下一页
相关新闻
百余位抗美援朝老兵齐聚重庆忆峥嵘岁月(图)

中新网重庆7月30日电 (记者 刘贤)30日,来自重庆各地的百余位抗美援朝老兵及家属齐聚重庆两江国际影视城,举办了一场“抗美援朝老兵联谊会”。   进入两江国际影视城,映入眼帘的是昌源药房、震华百货、国泰剧院…这些重庆老建筑让人一下子穿越回旧时光。主办方此次共邀请到180余...

萨苏:一场战争让我们拥有和平与尊严

作为一名作家,十多年来他一直探寻、关注朝鲜战争,探寻、关注抗美援朝的历史价值和当代意义,探寻、关注参加过抗美援朝的老兵。今日出版的《解放军报》发表作家萨苏文章,萨苏说,令我刻骨铭心的感悟是—— 那场战争,让我们拥有和平与尊严 ■萨 苏 志愿军在朝鲜前线 2015年,朝...

首胜美军的39军军长吴信泉 朝鲜战场扬军威

首胜美军的39军军长吴信泉 朝鲜战场扬军威   原题:首胜美军的吴信泉军长   作者:胡中乐,现为中国外交笔会理事   2016年4月22日,北京西郊某地迎来八一足球队50年来的首次“元老”聚会,这次聚会由原八一体工大队长吴皖湘暨夫人付佩生组织。   时隔40多年了,我终于见到...

广西86岁抗美援朝老兵常骑自行车上街 自己种蔬菜

中新网南宁2月18日电 (王敏)86岁的老人,还能经常骑自行车出门溜达?广西86岁的抗美援朝老兵巫海元就是这样的一个人,他每天会来回爬几次楼梯回到六楼的家。   在广西上林老家,巫海元还自己种蔬菜、种玉米。   2月18日,2017首届军威网“军歌嘹亮”唱军歌比赛开幕仪式在广西南宁举行。巫海元获特邀参加开幕式。记者见到他时,这位老人精神矍铄,讲话声音洪亮。 ...